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雪无痕!

人本是人,无需刻意去做人!世本是世,无需刻意去处世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生吧,0岁出场,10岁成长,20为情彷徨,30基本定向,40拼命打闯,50回头望望,60告老还乡,70搓搓麻将,80晒晒太阳, 90躺在床上,100挂在墙上...生的伟大,死得凄凉!能牵手的时候,请别只是肩并肩,能拥抱的时候,请别只是手牵手,能在一起的时候,请别轻易分开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“失荆州”背后的人际冲突  

2014-05-02 17:21:51|  分类: 历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刘文瑞

三国时期,刘备事业发展的一个关键因素是荆州的归属和蜀吴的关系。关羽之死,荆州之失,吴蜀交恶,诸葛亮的隆中对战略受到极大冲击。造成关羽失荆州的一个重要因素,就是刘备集团的内部人际冲突。

王夫之敏锐地观察到蜀汉内部冲突对荆州的战略影响。他在《读通鉴论》中指出,关羽因为赤壁之功自己无份,因此而忌恨诸葛亮,由忌恨诸葛亮而忌恨鲁肃,由忌恨鲁肃而破坏了吴蜀结盟。在这里,王夫之把关羽的战略失策,归之于关羽与诸葛亮之间的意气之争。再进一步,王夫之批评刘备说:“关羽,可用之材也,失其可用而卒至于败亡,昭烈之骄之也,私之也,非将将之道也。”

不管是否赞同王夫之的说法,有一点是多数人都认可的,即关羽的骄横自傲和刚愎自用,是其取败的关键因素。《三国志》本传对关羽的概括总结是“刚而自矜”。这种骄横自傲,肯定会在组织内部关系中有所表现,例如,在对待马超、黄忠的关系上,关羽就表现得十分过分。然而,无论是刘备还是诸葛亮,都对关羽的这种过分表现采取了迁就态度,进而助长了关羽的脾气。

刘备在进攻成都的关键时刻,马超前来投奔。刘备大喜过望,拿下益州后,刘备封马超为平西将军,其地位与关羽、张飞并列。身处荆州的关羽不服马超,给诸葛亮去信,询问马超是何等样人。诸葛亮当然明白关羽的意思,就回答道:“孟起兼资文武,雄烈过人,一世之杰,黥、彭之徒,当与益德并驱争先,犹未及髯之绝伦逸群也。”(《三国志·关羽传》)意思是马超文武全才,一代英豪,是黥布、彭越一类人物,可以同张飞并驾齐驱,但哪能比得上美髯公的绝伦超群啊。这份信充分满足了关羽的自大心理,“羽省书大悦,以示宾客”,成为关羽用来向客人夸耀的本钱。

刘备自封汉中王时,黄忠一仗打败夏侯渊,立下大功,刘备打算封黄忠为后将军。诸葛亮担心关羽不服,对刘备说:“忠之名望,素非关、马之伦也,而今便令同列。马、张在近,亲见其功,尚可喻指;关遥闻之,恐必不悦,得无不可乎?”(《三国志·黄忠传》)刘备满有把握地说,我自有办法。刘备的办法是派能说会道的费诗前去荆州传达。果然,关羽听到对黄忠的任命便大怒,称:“大丈夫终不与老兵同列!”费诗对关羽解释道:建国立业,用人有多种方式。汉高祖打天下时,萧何曹参是刘邦的少小亲旧,而韩信陈平则是后来投奔,任官列朝,韩信最上,没有听说萧何曹参对此有丝毫怨言。当今因黄忠一时之功得到重用,但在汉中王心中的轻重分量能够同您一样吗?况且君侯您同汉中王等同一体,祸福相共,难道左手和右手还要讨价还价计较一番不成?你不受命不是给刘备难堪吗?“羽大感悟,遽即受拜。”(《三国志·费诗传》)这样的解释,进一步增强了关羽的优越感。

对于诸葛亮和刘备的这种做法,有很多人持赞扬态度,认为是一种明智之举,是平衡组织关系的能耐。这样说确实有理,管理者的基本职责之一就是协调人际关系,消除组织冲突,化解组织矛盾。然而,刘备和诸葛亮的做法,已经越过了合理的界限,产生了恶果,使关羽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最终导致了不可挽回的损失。

相比之下,刘备的问题最大。关羽的骄横,多一半是刘备惯出来的。按照刘备集团的实际情况,对于关羽,只有刘备能够管得了,诸葛亮在一定程度上无能为力。况且在关羽的心目中,恐怕诸葛亮也应当在他之下。刘备作为最高长官,对此不可能没有觉察。一个领导人应当清楚,关羽这种做派,同谁也难以共事。要得到团队齐心协力的合作,最高长官必须适时制止其孤傲行为,否则,只会瓦解群体关系,最轻微的情况下也会造成内部隔阂。对于组织运行来说,这种人际冲突不同于一般的利益纠纷,忍让将会使问题更加恶化。关羽最终走向不归路,刘备要承担首要责任。如果刘备能够对关羽的自视过高适当敲打,迫使其有所收敛,不见得可以彻底改观,但起码可以降低危害后果。

在关羽问题上,诸葛亮也不是全无过错。诚然,在当时的具体情境下诸葛亮有自己的难处,但在人员评价上采用拔高一个贬低另一个的做法,是高层管理者的大忌。诸葛亮对马超与其他人的比较尚可,而且把马超与张飞并列,还是比较恰当的。然而,明显拔高关羽,对其赞扬几乎接近于谀词,等于是在放大关羽的错误。假如诸葛亮指出关、张、马各有所长,在肯定关羽有比张、马优越之处的同时,又指出其不及之处,稍稍压抑关羽的自大心理,言辞掌握在不致引起关羽生气的程度,可能效果就要好得多。

实际上,诸葛亮的信件起到了怂恿作用,关羽在其中找到了自己有理由看不起马超的证据。如果持阴谋论的思路,那么,甚至可以把诸葛亮的这份信件看作“郑伯克段于鄢”的文字含蓄版。当然,诸葛亮其人有心计却不阴毒,所以,我们宁愿认为它出自另一种考虑,即以旁敲侧击的方式提醒关羽,把马超与张飞并列,紧接着又言关羽在马超之上,等于把关羽拔高到张飞之上。如果关羽具有自知之明,就有可能对此有所警惕:从来都是关张并提,现在却变成关在张上,这合适吗?或许诸葛亮正是这种想法。但是,刚愎自用者的最大问题,就是对拔高自己的说法反应迟钝,而对别人高于自己的说法反应灵敏。关羽正是把自己列在张飞之上也觉得理所当然的人,悲剧由此产生。

作为管理者,在无关大局的小事上,和点稀泥,打打浆糊,是可以理解的,有时还是必须的,即所谓“难得糊涂”。然而,在有些问题上就不能如此。因此,有必要分清什么事情可以糊涂,什么事情必须清楚。我们往往把关羽的这种表现称之为“个人英雄主义”,实际上他已经是“唯我独尊主义”。所谓个人英雄主义,是自己对自己不服气,要拼争出更好的业绩来。这种个人英雄主义尽管是不考虑群体的,但不妨碍他人的努力,即便不合作也可以做到各显其能。对此甚至可适当鼓励。但是,对于唯我独尊、压制他人的言行,由于其会破坏团队力量,所以必须及时纠正。组织内部的人际冲突具有不同性质,一般来说,源于利益分割的细小冲突(这种冲突最为常见),装糊涂或者和稀泥未尝不可,吃亏忍让还算美德。然而,源于价值观念的冲突和源于狂傲心理的冲突,会破坏组织使命,疏离人际关系乃至打断组织链接,则必须重视,采取适当对策。

 

发表于《管理学家》2014年1月

 

“失荆州”背后的人际冲突 - 刘文瑞 -               刘文瑞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